闭关

中二班记事本

给亲爱的宽面面和裙裙的生贺,祝两位生日快乐~。

感谢裙裙提供的梗。

OOC

傻白没有甜

 

瑟兰迪尔:

儿时的某些事瑟兰迪尔一直羞于提及,他想没有任何男孩子会喜欢一个老是想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子的妈妈。但这种心情对于那时只有五岁的瑟兰迪尔来说,还是个不太能理解的复杂问题。彼时只有五岁的小瑟兰在转学到新幼儿园的第一天早晨,被妈妈的各种夸赞迷晕了脑袋,兴高采烈地换上了她新买的绣有小兔子图案的红色背带裤,并留下了数张照片以做纪念。

当然这只是妈妈手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瑟兰迪尔多年来一只致力于销毁这套专门收集他小时候各种女装扮相的相册,并取得了初步性的胜利,直到他发现埃尔隆德手上有不止一套复制版......

 

埃尔隆德:

埃隆是一个过于成熟并且爱较真的孩子。

这句话来自母亲埃尔温。

作为双胞胎中较早出生的那一个,埃尔隆德对于自己哥哥的身份没有任何抱怨甚至乐衷于此。但一向懂事的埃尔隆德偶尔也会有任性的时候——在幼儿园的中班待了不到一个月后他请求父母将他调到大班去。面对父母的不解,弟弟的委屈疑惑,埃尔隆德给出的解释是:他想要更早的上学读书。

但实际上埃尔隆德只是受不了幼儿园的小孩子们每天的各种吵闹,以及老师说话永远改不掉的爱用叠字的毛病而已,他觉得这些都幼稚极了。

至于后来某个金发小孩偶尔的无理取闹和爱用叠字的习惯在埃尔隆德看来就只剩下好可爱而已。

而在彼时两个人尚未相识,对于自家一向表现的老成懂事的大儿子,埃尔隆德的父母犹豫后欣然同意了他的要求,全然不顾小儿子的反对。

另外关于埃尔隆德爱较真这一点,显然瑟兰迪尔更有发言权。

 

初遇: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命运让我们相遇了——以上来自埃尔隆德五岁时的日记。

埃尔隆德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的样子。幼儿园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告别了车上送他们来的爸爸,手牵手地进了幼儿园。

他们先到了埃尔洛斯的中班,班上的气氛不同寻常。

透过贴着向日葵和玫瑰花图案的落地窗,埃尔隆德一眼就瞧见了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的那个金色小脑袋,对方此时也正巧转过头冲他笑,大大的蓝眼睛比他妈妈珠宝盒里最漂亮的那个蓝宝石戒指还要耀眼。

看着对方的笑容,埃尔隆德的心像吃了块奶糖一样甜。

好可爱的女孩子!

埃尔隆德还傻杵在门口的时候,埃尔洛斯早就欢快地加入了小伙伴的队伍。

 

傍晚写完日记的埃尔隆德在桌前叹气,苦苦思索着该怎样接近那个他喜欢的女生。

……

半小时后,在客厅打游戏的埃尔洛斯突觉背后一寒。

 

埃尔洛斯:

相比哥哥,埃尔洛斯简直顽皮活泼的过了头。如果不是成长中有哥哥的督促,在秉持着放牛吃草的父母的教育下,过于顽皮的埃尔洛斯会长成什么样真的不好说。

而埃尔隆德也确实是一个好哥哥,爱护谦让着弟弟,以他的选择为优先。

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完全,偶尔埃尔隆德也会利用哥哥的威严,让埃尔洛斯做一些他不愿做的事。而且通常这种情况出现,都与另一个人有关。

 

第二天早晨的饭桌上,埃尔洛斯被他哥谜一样的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

“哥,你有话直说......”别老这么盯着我。

埃尔隆德放下手里咬了一半的三明治,严肃看着弟弟:

“今天我去你们班上课,你替我去大班上课吧。”

“诶!”

哥你不能这么坑弟弟!

 

初恋:

目送弟弟埃尔洛斯垂头丧气的向大班走去,埃尔隆德紧张的站在门口深呼吸,再次低头确认自己今早让妈妈帮打的领结没有歪后,才迈开步子走进教室。

即使隔着很远,他也能一眼发现在一群孩子中间坐着,正撑着脑袋发呆的瑟兰迪尔。

一步,又一步。

直到埃尔隆德走到瑟兰迪尔身前,才发觉不对劲。

诶?

瑟兰迪尔今天穿着幼儿园统一的制服——白色的小衬衫和蓝色的五分裤,此时正盯着桌上的牛奶,露出很是苦恼的表情。

再三确认他穿的是裤子而不是女孩子们的百褶裙后,埃尔隆德呆住了。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原来是男生么?

陷入单相思还不满一天的埃尔隆德,莫名其妙的失恋了。

察觉到有人靠近,瑟兰迪尔抬起头,给了站在他身旁发呆的新同桌一个阳光般灿烂的微笑。

刚失恋了不到十秒的埃尔隆德,又再次恋爱了。

虽然对方是个男孩子...但还是好可爱!

......

隔壁埃尔洛斯望着一群比他大些,全不认识的新同学无语凝噎。

忘记问他的座位...在哪了?

 

同桌:

瑟兰迪尔觉得他的新同桌今天怪怪的。

昨天还活泼过头,像个话唠样的拉着他问东问西,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今天却很是沉默,除了坐下打了声招呼后,就再没说过一句话了。

怎么跟换了个人似得?

瑟兰迪尔暗自奇怪着,一边心不在焉的在纸上涂涂抹抹,一边偷偷观察坐在身边的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表面上云淡风轻,认真低头画画,实际上紧张极了。

他为什么一直看着我?难道他发现我不是埃尔洛斯了?

这边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默默僵持着,那边埃尔洛斯终于受不了,趁着下课偷偷溜回了自己的班级。

无乱如何他都不想再待下去了,加减乘除什么的他真的听不懂。

埃尔洛斯哭着跑去找哥哥,埃尔隆德还没反应过来前先把瑟兰迪尔吓了一大跳。

“有两个埃尔洛斯?”

随着瑟兰迪尔的喊声,全班都安静了下来。

“......”埃尔隆德抚着额头叹了口气,站起身拎着傻弟弟向外走,打算在老师发现前先认错道歉,争取避免叫家长的命运。

至于某个傻弟弟在日后反复回想起这件事任然觉得乐不可支,感慨埃尔隆德的脑回路简直奇葩,居然在五岁就能想到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种办法。

 

最后还是如埃尔隆德所愿,他又回到了中班。

家里,埃尔隆德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父母说:大班学的东西很难,他都听不懂。

虽然最后同意了,但显然他的母亲埃尔温并不相信。

在私下询问埃尔洛斯后,得到了“是为某一个人”的答案。

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引起了母亲极大的兴趣,埃尔隆德“残忍无情”的霸占了弟弟的座位,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瑟兰迪尔的新同桌。

 

习惯:

现在瑟兰迪尔又多了一个新兴趣——观察班上的那对双胞胎兄弟。他从没见过长得如此相像的双胞胎,觉得新鲜极了。

他的过分关注对埃尔隆德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莫明的心跳加速,做什么事都迷迷糊糊的不在状态。

“你扣子扣错啦”

午睡后,瑟兰迪尔坐在床边踢着腿,打算等埃尔隆德穿好衣服一起去老师那领苹果泥。埃尔隆德刚睡醒,脸红红得认真埋头扣扣子,但还是系错了。

瑟兰迪尔等的不耐烦了跳下床,跑到埃尔隆德身边把他扣错的扣子全部打开又重新扣好。

“你不会扣扣子吗?”瑟兰迪尔有些小得意“我也是学了很久才学会的,你要的话我可以今后都帮你扣。”

闻言埃尔隆德连忙点头,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扣错扣子,刚开始在瑟兰迪尔面前还觉得有些丢脸。但如果瑟兰迪尔愿意帮他扣的话,他想他可以永远都装作不会的样子。

之后多年来瑟兰迪尔一直搞不清楚埃尔隆德为什么那么热衷于衬衫和一切有扣子的衣服,殊不知原因在这。

长此以往,只要埃尔隆德不系扣子从他面前经过,他都会下意识的抓住埃尔隆德,先将他的扣子扣好。哪怕是在吵架冷战的时候。

这招埃尔隆德屡试不爽。

当然在某些必要的时候,瑟兰迪尔解扣子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牛奶:

瑟兰迪尔不喜欢牛奶,非常不喜欢。在认识了埃尔隆德后,他几乎每天都把早晨发的牛奶偷偷塞给埃尔隆德。几次下来,埃尔隆德终于忍不住,有些担忧。

“瑟兰,我觉得牛奶还是你自己喝比较好。”

“可是牛奶味道怪怪的我不喜欢。”

“但是不喝牛奶会长不高哦。”彼时,埃尔隆德身高超过瑟兰迪尔近半个头。

瑟兰迪尔在心里默默比着他俩的身高差,有些动摇。

“我都是喝牛奶才长这么高。”埃尔隆德再接再厉。

瑟兰迪尔半信半疑,拿起了桌上的牛奶问他:

“我以后会长得和你一样高吗?”

埃尔隆德肯定点头“放心,你会长得比我还高的!”

后来在某一种程度上,埃尔隆德也算一语成谶了,当然对此他并不是很开心。

 

阿索格:

从小瑟兰迪尔就是一个长得过分漂亮的孩子,再加上他又特别的爱干净到有些洁癖,不喜欢与其它男生一起玩耍打闹的行为,就显得他有些内向好欺负了。

一次埃尔洛斯和其他人踢球时,被大班那个出了名的块头大、脾气坏的阿索格欺负了,埃尔隆德带着瑟兰迪尔一起为弟弟出头。

两边争吵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瑟兰迪尔,在受到阿索格的“像个女孩子一样”的挑衅时,十分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

自此瑟兰迪尔成为了幼儿园新一届最受欢迎的孩子王。

 

亲吻:

对于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时候这个问题,两人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那根本就不算初吻,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是一个吻”瑟兰迪尔说,“姑且只能算作占便宜。”

但显然埃尔隆德并不认为。

他将他六岁生日那天定为美好的和瑟兰迪尔第一次亲吻的日子。

那天他和埃尔洛斯带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到班上,每个小朋友都分到了一块。

喜欢甜食的瑟兰迪尔分到了一块半,其中半块是埃尔隆德给的。

埃尔隆德好笑的看着瑟兰迪尔吃得很开心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指着自己的嘴唇。

“你这里,沾到了。”

瑟兰迪尔抬手抹了抹,但只是把奶油抹的更开了而已。

埃尔隆德拿起纸巾替他擦干净了嘴角,望着瑟兰迪尔粉嘟嘟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好像很好吃,想吃吃看的念头,在自己没反应过来前凑上去亲了一口。

甜甜的,像布丁。

瑟兰迪尔被吓了一大跳,脸颊以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

埃尔隆德也红着脸,心里懊悔又有些高兴。

“妈妈说,亲嘴是要结了婚才能做的事...所以我们要结婚了吗?”瑟兰迪尔呆滞了半天,充满疑惑的问他。

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但埃尔隆德还是红着脸,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

“等长大了,我们就去结婚吧。”

这便又成为了一个美妙得一语成谶。


评论(61)
热度(88)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