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

[ET]甜布丁

现代AU

OOC

动物向,仓鼠

傻白甜·死文力

小布丁鼠的完整版,原来的名字想想太丧病了就给换了→_→

@一只小透明的喵咪  你要的吃醋和站墙角的仓鼠埃尔写完啦,快来表扬我~~~。

 

瑟兰迪尔在睡梦中察觉到自己的尾巴被一团热乎乎的东西揪住了,它紧闭着双眼不愿意醒过来,只摇了摇自己的屁股一边嘟囔着:“埃尔隆德,最近太频繁了我们说好的你不可以......”

话没说完瑟兰迪尔才发现不对劲,它们保持着昨晚睡前的姿势几乎没有变过。此时自己正枕在埃尔隆德柔软又热乎的肚皮上,埃尔隆德的双手半搂着它一整晚都没离开过,那此时下方正不断揪着它尾巴往它怀里钻的...是谁?

瑟兰迪尔吓得立刻弹起了身体,坐了起来。

它甩了甩终于被松开了的尾巴,那个毛绒绒的不明物体还在它身下拱来拱去。

瑟兰迪尔扭过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小小的,透着迷茫和委屈的黑眼睛。

小家伙的眼睛还没全部睁开,只能露出一条小缝,隐隐的泛着水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瑟兰迪尔深怕跟丢了一般。

它身上的毛还没长齐,粉嫩褶皱的皮肤暴露在外面,从稀疏的毛发里可以看出是一只黄色的小仓鼠。

此时它正用自己尚且还很柔软的四只小爪子努力撑起身体,想向瑟兰迪尔那边爬去。但它还太小了,小爪子没有力气总是摔倒。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小家伙又是委屈又是着急,呜呜叫的特别委屈。

瑟兰迪尔被它可怜兮兮的样子萌到了,爱怜的走过去,低下头给它舔了舔小脑袋上的绒毛。

黄色的毛发和黑色的眼睛......它好像弄懂了什么。

小家伙眯起眼睛,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噜声,用脑袋轻蹭着瑟兰迪尔的脸,嘴里叫唤着:

“ma...mama...妈妈!”

 

埃尔隆德被瑟兰迪尔突然起床的动作惊醒,正迷糊着,就听见瑟兰迪尔在身后急切地叫他名字。

“埃尔埃尔,你快来看!”

埃尔隆德微眯着眼疑惑的扭过头,见瑟兰迪尔抱着一个毛团子蹭来蹭去。

这谁?

瑟兰迪尔抬起头满脸幸福的给埃尔隆德扔了个重磅炸弹。

“埃尔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哟~。”

???!!!

 

 

瑟兰迪尔抱起小仓鼠送到它面前,埃尔隆德默默与眼前的小家伙对视

“......”你谁?

“?”小仓鼠睁着无辜的小眼睛看它。

#一早起来发现家中多了个不认识的仓鼠怎么办?被喜当爹了怎么办破?#

埃尔隆德在脑中天人交战。

小家伙看着对面成年仓鼠一脸严肃的瞪着他,实在有些害怕。

“妈...妈妈!”

它挥舞着小爪子迫切地想躲回瑟兰迪尔身后。

瑟兰迪尔安抚着舔了舔它的耳朵,将它抱进怀里后指着还在沉思中的埃尔隆德对它道:

“这是爸爸喔”

小家伙看了看埃尔隆德,又好好确认了一番。

想了好一会儿,它把头埋进瑟兰迪尔脖子里,坚决不再出来。

不可能!他才不是我爸爸。

 

埃尔隆德终于反应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瑟兰,你弄错了,它不是我们的孩子。”

“为什么?你看我们都是黄色哒!”瑟兰迪尔指了指怀里小家伙身上的黄色绒毛,又指了指埃尔隆德的黑眼睛“还有哦,你们的眼睛都是黑色的!”

埃尔隆德抬起爪子轻抚瑟兰迪尔背上那一缕耀眼的金色毛发,

“颜色是说明不了问题的。瑟兰你是金狐,我是黑熊,这个小家伙是布丁鼠,我们品种就不一样。”

“真的吗?”瑟兰迪尔不愿意相信。

“真的。而且他已经有一周大了,怎么会是瑟兰你生的”埃尔隆德拉起瑟兰迪尔,亲了亲它的脸颊和眼睛。

“如果是我们的孩子,它应该是黄色、白色和黑色哒~。”

埃尔隆德一脸肯定。

两只鼠抱在一起陷入对未来孩子的幻想中,完全没发现一开始就有什么不对。

 

瑟兰迪尔怀里的小仓鼠被忽视了不开心的挣扎起来,急切地想要获得注意。

摸了摸它的头,瑟兰迪尔问埃尔隆德:

“那这只布丁鼠是哪来的?我早上起来它就在了,还叫我妈妈呢。”

“不知道,一般不会有一周大的小仓鼠就离开妈妈的”埃尔隆德摇摇头,“不过可以确定是阿拉贡或者莱戈拉斯放进来的。”

它们一同向笼子外望去,此时卧室静悄悄的,阿拉贡和莱戈拉斯都不在。

 

真可怜的小家伙。瑟兰迪尔托起在它身上爬来爬去的小布丁,感概才一周大还需要母乳喂养的小仓鼠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它们家了。瑟兰迪尔还记得自己一周大的时候,才刚学会和兄弟们抢奶喝。

埃尔隆德看着在瑟兰迪尔身上腻来腻去的小仓鼠,整张脸变得更黑了。

我的我的,瑟兰是我的!这个时候是我和瑟兰一起吃饭互相蹭蹭舔一舔的时间,都被这个家伙打乱了。

啊啊!亲亲是我的!你不可以!!

埃尔隆德绷着脸看着瑟兰迪尔和那只布丁做着所谓的亲子互动,整颗心都是酸的,快要溢满了。

 

瑟兰迪尔陪着小仓鼠玩了一上午,埃尔隆德趴在红色的滑梯上看着它们玩得高兴独自闷闷不乐,数次向瑟兰迪尔投去的可怜兮兮求关注的眼神也被无视了个彻底,期间小布丁趁着瑟兰迪尔不注意向埃尔隆德露出了个极似嘲讽的表情。

“…….”

不愿承认被一个一周大的仓鼠鄙视了,埃尔隆德一边默默心塞一边自我安慰应该是看错了吧。

 

等到小布丁呜呜叫着在瑟兰迪尔胸前蹭过第五遍后,两只成年仓鼠才反应过来小家伙应该是饿了,急着找奶喝。

.......

两只鼠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布丁鼠锲而不舍第六次爬上了瑟兰迪尔的肚子。埃尔隆德眯着眼装作不在意的顺着小仓鼠的动作偷瞄瑟兰迪尔柔软的白肚皮,也在寻找什么。

瑟兰迪尔被他盯的全身毛都炸了起来,气呼呼的朝他吼道:

“你看什么,我没有!”

被瑟兰迪尔威力十足的瞪了一眼,埃尔隆德心虚的低头咳嗽了一声,缩起身子躲进跑轮里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瑟兰迪尔不再理它,专心哄起了怀里饿极了的小布丁,它没有养过小仓鼠不敢盲目的把成年仓鼠的食物给它吃。但小家伙实在饿坏了,原本还是个活力十足的小毛团,凑在它身边撒娇软软糯糯地叫妈妈,如今只能蔫耷着脑袋趴在它身上,委屈的发出微弱的呜咽声。

所幸莱戈拉斯和阿拉贡很快回来了。

在阿拉贡的照顾下,小布丁香甜地喝着他们专门买回来的代乳奶。

瑟兰迪尔终于放下心,和埃尔隆德一起在莱戈拉斯的掌心里欢快的打滚儿。

莱戈拉斯用拇指轻抚瑟兰迪尔的圆滚滚的小脑袋,“今天表现这么棒,给你们一人奖励两颗瓜子。”

瑟兰迪尔翻过身,让莱戈拉斯给揉肚皮。

莱戈拉斯一边给它打理肚子上的绒毛一边说:“小布丁很可怜,不到一周大就被它妈妈弃养了。它还太小了需要照顾,你们能帮我暂时看护它吗?”

瑟兰迪尔在他掌心中轻舔了一口作为回答。

 

吃饱喝足的小布丁被放回了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的笼子里抱着一颗大瓜子美美的睡着了。

瑟兰迪尔围着它转了一圈给小布丁清了清嘴角,在确保了它不会着凉后才缓缓的从阁楼里爬出来。它在三楼的平台上向下望了望,整个笼子里都没见到埃尔隆德的身影。瑟兰迪尔这才想起来,自己忙着照顾小布丁没发现埃尔隆德一直都不在身边。

瑟兰迪尔连忙爬下来四处找,终于在食盒旁边的瓦瓷小灯笼里发现了它。埃尔隆德正趴在小灯笼里,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你不开心吗?刚才还好好地。”瑟兰迪尔凑上去用头蹭了蹭埃尔隆德的脖子。

“没有啦”埃尔隆德不自然的扭过头,躲开了瑟兰迪尔的碰触。

信你才怪。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一脸的“我不开心快来安慰我啊”的表情有些无奈。

它伸出两只爪子抱住埃尔隆德的脖子,将头凑到它面前,紧紧盯着埃尔隆德想看出点什么。

埃尔隆德抖了抖耳朵,努力避开了瑟兰迪尔睁着的湛蓝的大眼睛,虽然每天都在一起但每次看到瑟兰迪尔的蓝眼睛它还是会有些害羞。

瑟兰迪尔却不打算放过它,埃尔隆德一躲开它又马上凑过去,几次下来终于把埃尔隆德逗笑了。

“你到底怎么了。”瑟兰迪尔靠在埃尔隆德的背上躺了下来。

“瑟兰你今天都没怎么理我。”埃尔隆德的声音很是委屈。

“诶?你吃醋啦。”瑟兰迪尔有些吃惊,它从没见过埃尔隆德如此别扭的样子。

埃尔隆德居然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仓鼠宝宝的醋你都吃,真是......”瑟兰迪尔觉得实在是太好笑了。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从没见过你和其他仓鼠这么亲近过,甚至为了它你一整天都忽略我”哪怕是个仓鼠宝宝我也不开心。

“它那么小我才多照顾的呀,一出生就被妈妈抛弃了不是很可怜。听莱戈拉斯说以后它就要和我们住一起了,你不愿意?”

“当然不会,我只是不喜欢你忽视我的感觉。”

“我怎么会不理你”瑟兰迪尔爬起来和埃尔隆德头挨着头“对我来说,你最重要啦。”

埃尔隆德听到瑟兰迪尔的表白心里甜滋滋的,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傲娇样不露出开心的表情,一边在心里欢快的摇尾巴,一边又露出很是失望伤心的样子说:

“可是瑟兰你从来不说爱我。”

“我说过哒,不过是在你睡着的时候......”瑟兰迪尔躲开埃尔隆德惊讶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

“真的!”

“那你可以再说一次吗?就现在。”

“不要”

“为什么?”

“现在我说不出来,等以后…”因为当面说有一点点害羞。

“好吧...”埃尔隆德满脸遗憾。

“我们给小仓鼠取个名字吧”瑟兰迪尔故意转移话题,从食盆里掏出一颗瓜子递给它。

“突然一下子我哪知道...”埃尔隆德抱着瓜子冥思苦想。

两只仓鼠一起躺在瓦瓷大灯笼里,对着窗外的天空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埃尔隆德想起什么似得,撑起身子抬手推了推瑟兰迪尔。

“瑟兰…”

“嗯?”

“我要再确定一下。”

“什么?”

“你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

 

 

(应该还有一篇小布丁的日记,大概...)


评论(33)
热度(63)
  1. 白首叹玄经狐狐的喵 转载了此文字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