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

【ET】王夫(三)

AU

OOC

 

午后,瑟兰迪尔正坐在窗边看《格列佛游记》的第一卷,加里安走到他桌前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

瑟兰迪尔瞧着加里安小心翼翼四处打量的样子觉得有趣的很,但当他看到信纸背面的纹章时,马上收敛起了嘴角的笑意。

“是埃雷波寄来的?”

“是……”加里安欲言又止。

信上署名的是瑟兰迪尔在埃雷波的一个朋友,但实际上真正写信的人是索林。

瑟兰迪尔刚离开埃雷波时,他们之间的通信还很频繁。

即便迫使于宫廷和萨鲁曼的双重监控下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瑟兰迪尔一个月内还是会寄出三到四封回信。

但最近,从埃雷波传来的信越来越少了,有时一个多月都不见得会有一封。而信里的内容也总是千篇一律。

瑟兰迪尔知道无法说服他的叔父放下对埃雷波的成见,便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索林身上,恳求索林的爷爷能够先一步松口。

但如今看来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索尔是一个偏执到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存在的君主。无论瑟兰迪尔将来会不会是林地的国王,都不会改变他不喜欢瑟兰迪尔本人的事实,甚至他在知道索林与瑟兰迪尔的事后,当场就将索林狠狠训斥了一顿。

几个月下来,他们在信里能说的越来越少,互相指责与怀疑间弄得两人都疲惫不堪。

这封信的内容还是老样子。索林再次表示他无法说服他的爷爷,并且索尔进一步警告他以后都不许再提起这件事。

最后索林隐晦得暗示他已经无能为力,除非瑟兰迪尔这边还有转机,否则这件事不会再有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

瑟兰迪尔将信压在书下,恍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可笑极了。

 

新年过后,国王的身体渐渐有些好转,瑟兰迪尔开始跟在他身边参加议会,学习处理政务,忙得几乎脚不沾地,再没有时间想其他事情。

今天的会议结束后,国王将瑟兰迪尔单独留了下来。

他看着在下首恭敬站着的瑟兰迪尔问:“我最近耳闻宫外有些关于你母亲的传言,你可听说了?”

“前几天加里安告诉我了”瑟兰迪尔想起那些充满恶意诋毁的流言,皱起眉头面色不善。

“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是谁干的”国王右手紧紧握着权杖,神色晦暗不清。

瑟兰迪尔闻言露出了一个近似嘲讽的笑容,他当然知道。安纳塔公爵当年就是用这样的方法逼死他母亲,如今又想着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他,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倒是让他倍感意外。

“他在打什么主意你我都清楚,我是个行将就木的人了,以后的事就只能靠你自己。”

“您不要这么说。”瑟兰迪尔根本没做好接手这个国家的准备,他无法想象有一天所有的责任和重担都压在他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我本希望你能够和埃尔隆德在一起,除了独立于党派争斗的他别人都不够可靠,可你偏偏不愿意。”

“叔父,与埃尔隆德无关,与其它人都无关。是我自己,我不想......”

“所以就一定要是索林么?”国王的脸涨的通红,打断了瑟兰迪尔的话,“真是跟你父亲一个样!”

提起自己的弟弟,国王的脸上满是痛惜。

“无论如何,索林不行。”他坚决的摇头“我绝对不会冒险把我的国家交给任何一个埃雷波的人的手中,绝对不可能。”

他看着面前低头沉默不语的瑟兰迪尔,双手握紧权杖用力敲击着地面。

“我一直认为你回来是抱有目的的,不光是为了王位还有其他,比如说为你母亲复仇。但显然你让我失望了。”

他看着瑟兰迪尔与欧罗费尔太过相似的眉眼,终究还是不忍心过多苛责他尚且年轻的侄子,缓和下了自己的语气。

“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放弃王位从此我不在干涉你任何事,你可以继承你父亲的爵位留在这里或者回到埃雷波,我能保证你贵族的身份让你衣食无忧,但日后谁会成为林地的新国王,他会怎么对待你,就不再是我能控制的了。”他顿了顿,紧紧盯着瑟兰迪尔的眼睛“又或者,你从此断绝与埃雷波有关的任何人的联系,继承王位寻找为你母亲报仇的机会,而我也不再强迫你做任何事……今天之内希望你能给我答复。”

 

 

瑟兰迪尔在窗前静站了一下午。

他想起那天在花园里,埃尔隆德临走前对他说的话,当时他还不以为然,如今终于稍有体会。

“你一味的憎恨皇帝陛下的权威或者你的出身对你造成的束缚并不能真正为你解决任何事,消极抵抗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生为王室的一员,你在血统的庇佑下过着一般百姓无法拥有的舒心安稳甚至是奢侈的生活,享有绝大部分贵族无法匹及的地位和权利。这并不是生来就理所当然的,你的身份同样带给了你注定无法逃避的责任,甚至为了维护你的权利你一定要割舍你的身份地位所限制的你必然不能拥有的东西。我不认为这一定是对的,但现在你无法改变它,就只能顺应它,哪怕只是暂时的。瑟兰迪尔,如果今后你立志要成为一个国王就请你一定要想清楚你能不能为这个国家牺牲一切,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没有任何人能真正拥有一切,哪怕你是个国王。”

瑟兰迪尔的眼眶不经意间有些泛红,窗外弗尔兹男爵夫人高仰着头像只孔雀似得带着一串仆人从他窗前经过。她们手里抱着一大束不知道从皇宫哪个角落里找到的山踯躅,熟悉的紫红色让瑟兰迪尔想起儿时家中也曾近种过这种花。

欧罗费尔亲王的府邸在远离城市的边远郊区,比起其他贵族,瑟兰迪尔的父亲更加喜欢住在风景优美又人烟稀少的乡下。他也不爱用石墙将自己的领地与其它平民隔开,甚至连个篱笆都没有。

平民出身的亲王夫人很少在自己的庄园里种花,家中除了好养活的山踯躅很难再见到其他的。而剩下的土地都被她种上了成片的果树和蔬菜,甚至她常常亲自在田间劳作,这也成了其他装腔作势的贵族责难她的又一个理由。

据欧罗费尔回忆,瑟兰迪尔从小就喜欢跟在他母亲身边,带着小草帽陪着她一起在田地里侍弄土地,还曾经一起喂羊吃草。温柔和善的亲王夫人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是庄园仆人口中的好主人,但显然她无法成为一个符合“规范”的贵族。

比起欧罗费尔,他的哥哥——林地的国王最后选择了迎娶同样出身高贵,地位匹配的邻国罗斯洛立安的公主,成为了整个王国内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

弟弟欧罗费尔却违背了这一理所当然的传统,不顾反对执意娶了一个平民出身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姑娘,而因此遭到贵族们的诟病。

在亲王所处的阶层中,没有人相信他们只是单纯的因为爱而结合,在有心人的引导下,欧罗费尔亲王执意要娶一个平民的行为被看作是受到了女巫的蛊惑,是被施了禁术丧失理智下作出的决定,而亲王夫人自然就成了这名邪恶的女巫。

谣言在他们婚后越发不可收拾。他们将国王与王后相继失去了最小的两个孩子归罪于亲王夫妇不祥的婚姻,甚至认为是亲王夫人用巫术害死了这两个孩子,目的是让她自己的孩子登上王位,恰巧同年瑟兰迪尔出生了。

如此蹩脚的谎言却令许多人相信了。

瑟兰迪尔的母亲无法做到对外表现的那样不在乎,在各种流言的打击下,在瑟兰迪尔五岁的时候病逝了。

瑟兰迪尔隐约记得有一次随父母进宫拜见国王王后,面对沿途宫人异样的眼神和各种闲言碎语,母亲努力撑起更大的微笑但亦无法遮挡她越发苍白的脸色。

不断地深呼吸勉强压下对幕后主使的恨意,瑟兰迪尔明白表面上叔父给了他两个选择,但实际上他没得选。

他与索林一样,比起感情,到最后都选择了自认为更重要更实际的东西。

瑟兰迪尔在桌前坐到傍晚终于写完了他的回信,他告诉加里安,这应该是最后一封了。

他看着加里安如释重负的表情,莫名也轻松了下来,发现最后做出这个决定比想象中要容易许多。

他最终没能在当天见到国王并告知他的选择,离开前他被哈尔迪尔拦了下来

“如果您是要来答复陛下的话,陛下有吩咐您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为您转告的。”

“另外,陛下说如果您愿意继续履行您继承人的职责,他会尊重您婚姻自主的权利,但前提是您要答应他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瑟兰迪尔一脸茫然。

......

 

三个月后的某天清晨。

瑟兰迪尔在凌晨五点从睡梦中被叫醒,他迷迷糊糊走出房门,此时门外已经站满了人,带着瑟兰迪尔看不懂的紧张神情望着他。

“殿下,有重要的客人在隔壁等您。”加里安上前一步,紧紧抓着他的手。

瑟兰迪尔拒绝了萨鲁曼的陪同,独自一人进了隔壁的房间。

坎特伯雷大主教和宫务大臣都在里面,面色沉重并恭敬的向他行礼。

瑟兰迪尔楞在原地,看着他们一同向他弯腰喊道:

“陛下。”

评论(31)
热度(45)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