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

【ET】不期而遇(正文+番外一二)

(这个是电子本里的内容,因为刚写完番外三,就干脆也放上来。 )

现代AU

一定OOC

有BUG,比如说仓鼠不能同一笼饲养等

 

 

瑟兰迪尔是被热醒的。

夏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直接照进了房间,床上的瑟兰迪尔全身都被晒得暖烘烘的。它眯着眼睛,不甘心地转了个身,过了一会儿无奈的再次被热醒。

莱戈拉斯这个大笨蛋!昨天晚上睡觉又忘记拉窗帘了!!!

瑟兰迪尔想着踢踢腿,满脸气愤的爬了起来,向对面床上的莱戈拉斯怒吼:

“吱吱吱吱……”

嗯,瑟兰迪尔是只仓鼠来着。

 

瑟兰迪尔是只漂亮的小金狐,成年不久,全身都是漂亮的纯白色,只有从头上两耳间至尾巴处的脊背上是一条宽宽的金灿灿的黄色。它的眼睛是仓鼠中十分少见的蓝色,在眼白处泛着幽幽的冷光,细看就仿佛是星河一般。莱戈拉斯就是被瑟兰迪尔的蓝眼睛吸引,毫不犹豫的将宠物店里传说中脾气最大的仓鼠带回了家。

对于瑟兰迪尔的怒吼,在睡梦中的莱戈拉斯根本听不到。

他依旧睡得香甜,直到被一通电话吵醒。

瑟兰迪尔听不太清对方说了什么,发现原本被打扰睡眠很不开心的莱戈拉斯,如今意外的笑了起来。

这真是太奇怪了。瑟兰迪尔一边用两只小爪子捧着瓜子磨牙一边想着。

在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中,瑟兰迪尔越来越了解莱戈拉斯,知道脾气温和的莱戈拉斯似乎特别讨厌睡觉被吵醒,怎么今天却是很开心的样子呢?

十分钟后莱戈拉斯终于结束了他的电话,来到了瑟兰迪尔这儿。他打开笼子,伸手摸了摸瑟兰迪尔金黄的毛茸茸的小脑袋。

“你睡得好么,瑟兰迪尔?”

不好呀,因为你都被热醒了……

瑟兰迪尔想着一边啃着瓜子,一边默默把屁股对着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也没太在意,边哼着歌,边给瑟兰迪尔的小笼子里换上了干净的碎木屑和纯净水。

瑟兰迪尔懒洋洋的趴在一楼的大理石平台上,伸着小爪子够一旁小食盆里放的玉米粒和燕麦米,眯着眼睛看莱戈拉斯在一旁不停地换衣服,已经好几套了似乎都没有满意的。

尚且不知道这是恋爱表现的瑟兰迪尔表示:我的莱戈拉斯一定是疯了……

 

等莱戈拉斯收拾好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和往常一样,他出门前总是会从笼子里小心的抱出瑟兰迪尔,用食指沿着它背上的金线轻轻抚摸,叮嘱它一些瑟兰迪尔或懂或不懂的话。

这个时候的瑟兰迪尔开心极了,因为莱戈拉斯有一头它十分喜爱的璀璨耀眼的金色长发,每当莱戈拉斯将它抱在掌心中的时候,它总是喜欢去够那垂下的柔顺的发丝然后用脸小心地蹭一蹭。

 

莱戈拉斯走后,瑟兰迪尔开始忙碌起来。

它要在铺满碎木屑的小角落里挖一个坑,好把早晨莱戈拉斯新给的一小块奶酪藏起来,这样在莱戈拉斯回来后它就可以再得到一块。它还要在滚轮上跑几圈,吃过午饭后还要趴在磨牙棒上啃一啃。

在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里,瑟兰迪尔都是舒服地窝在二楼的小阁楼里发发呆,有时还会再睡上一觉。

 

今天莱戈拉斯回来的时间比往常要晚上许多,他似乎是充满歉意地给了瑟兰迪尔两块奶酪。而瑟兰迪尔更加在意的是他拎回来的两个大箱子,有一点点眼熟。

莱戈拉斯很快收拾了起来,从一个箱子里搬出了一栋漂亮极了的木制小笼子。小笼子有两层,二楼的大平台上是一个半圆形的木屋,屋顶涂着一格格红色,左侧有一个橙色的大滚轮,前面挂着一串五彩缤纷的磨牙木串。最让瑟兰迪尔惊讶的是在爬梯旁有一个小秋千,实在是让它喜欢极了。

是别墅啊!瑟兰迪尔趴在自己的小屋里瞪着大大的蓝眼睛,对着莱戈拉斯兴奋喊:

“是给我的新房子么?”

但紧接着,它看见莱戈拉斯转过身,从另一个箱子里小心的抱出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那团小东西在莱戈拉斯掌心里不安地动了动然后像是有感应一般地转过身,闪着光芒的灰色眼眸紧紧盯着惊呆了的瑟兰迪尔。

“好久不见,瑟兰迪尔。”

“……”

这是一只瑟兰迪尔认识的鼠。

 

瑟兰迪尔的母亲是一只温柔的有着金色绒毛的布丁,而它的父亲是一个全身毛发洁白的银狐。

在瑟兰迪尔还是仓鼠宝宝的时候,就早早地学会了如何打败他的兄弟们,从而获得更多的食物和来自父母的爱抚。久而久之,它的兄弟姐妹总是害怕它,离它远远的。

百无聊赖的瑟兰迪尔很快就和保温箱中另一只差不多时候出生的黑熊成为了好朋友。

小仓鼠们不像成年仓鼠那般分开饲养,他们总是会被放在一起照顾,一同接受检查和疫苗。

在同一天里,小金狐瑟兰迪尔和另一只小黑熊一同被这家宠物店的主人给予了名字,“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不像埃尔隆德那样脾气温和不好争斗,它是仓鼠群中出了名的坏脾气、急性子,时不时和同龄的小仓鼠们打上一架。

瑟兰迪尔还在宠物店的时候,就常盼望着有一天能被人带走。而埃尔隆德却不同,他似乎对此总是有些抵触,每次一有人来就带着瑟兰迪尔一起远远地躲在其它仓鼠后面。但没过多久,瑟兰迪尔就被莱戈拉斯带回了家,和埃尔隆德分开了。

 

 

瑟兰迪尔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莱戈拉斯小心地将掌中的埃尔隆德放进对面它看上的有着大秋千的木屋里,紧接着又给它换上了干净的碎木屑,食盒里装满了瑟兰迪尔喜欢的瓜子、小坚果还有纯净水。埃尔隆德在笼子里隔着两道小铁栏欣喜地看着瑟兰迪尔,圆圆的灰眼睛里闪亮亮,刚想和瑟兰迪尔说什么,就见对方默默地转过身,用屁股对着它。

“……”

瑟兰迪尔现在心塞极了。

它想不通为什么莱戈拉斯有了它还不够。即使是认识的朋友,但一想到多了一只鼠来分享莱戈拉斯的宠爱就好伤心。

但莱戈拉斯明显没有注意到瑟兰迪尔的不开心,安顿好埃尔隆德后就兴高采烈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我要和莱戈拉斯冷战!最起码要有三天!!!

瑟兰迪尔想。

 

深夜里,四周都安静极了,瑟兰迪尔委屈地趴在自己的小窝里越想越伤心。

过了一会儿,正难过着的瑟兰迪尔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它小心的伸出头向外望,就看见一个黑影在自己的笼子门前摆弄着什么。

瑟兰迪尔害怕极了,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谁....谁啊?”

那团黑影子忙活了半天,终于撬开了瑟兰迪尔的笼子,钻了进来。

瑟兰迪尔吓得刚要尖叫,就见对方抬起了头。在月光的照射下,瑟兰迪尔看清了,是埃尔隆德。

“埃尔……埃尔隆德,是你么?”

“是我呀,瑟兰。”对方看着它,笑得一脸温柔。

“你是不舒服么?瑟兰?之前我刚想跟你打招呼,你就跑回笼子里了。”

听它这么一说,瑟兰迪尔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着埃尔隆德哼了一声,转过身又躲回小屋子里,不再理它了。

即使分开了一段时间,埃尔隆德显然还是十分了解瑟兰迪尔的脾气。它马上意识到了瑟兰迪尔是在生气,但又百思不得其解是为什么,最后只能试探着问:“瑟兰,你是不愿意见到我么?”

“当然不是!”瑟兰迪尔急忙回答。

“那是为什么?”埃尔隆德更加搞不懂了。

其实这种心情瑟兰迪尔自己也弄不清楚,它不愿意有谁来分享莱戈拉斯,但埃尔隆德也是无辜的呀,不该受到自己的责怪。

纠结下,瑟兰迪尔只好转过身,看着一脸期待的埃尔隆德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我抢莱戈拉斯,我是说...当然,莱戈拉斯也是要照顾你的,我的意思是,莱戈拉斯可以喜欢你,但他要更加喜欢我才行!”

埃尔隆德想了半天才明白瑟兰迪尔话里的意思,觉得有些好笑,但马上又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瑟兰迪尔。

“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呢瑟兰,莱戈拉斯更加喜欢你的话,那谁来谁喜欢我呢?”

听完埃尔隆德的话,瑟兰迪尔也觉得自己真是自私极了,不知如何是好。

“我可以同意莱戈拉斯喜欢你,那瑟兰你可不可以更加喜欢我呢?”

“当然!”瑟兰迪尔立刻就同意了,觉得没有比埃尔隆德提出的更棒的主意了。

“那瑟兰你愿意让我跟你一起住吗,我还不太熟悉这的环境。”

“好呀,我还可以分给你我喜欢的瓜子,甚至是奶酪,我也可以分你..嗯...一小块!”

“那瑟兰你以后要多喜欢我哦。”

“嗯嗯。”心事解决的瑟兰迪尔愉快地往旁边挪了挪,给埃尔隆德让出了块位置,不久就睡着了。

趴在一旁的埃尔隆德小心地亲了亲瑟兰迪尔的脸,翻过身露出柔软的毛绒绒的肚皮,睡梦中的瑟兰迪尔无意识得靠过来一点、又靠过来一点,没过多久就将整个头都靠了上来,和曾经无数个在宠物店中的夜晚一样。

埃尔隆德忍不住,又亲了亲它。

一夜好眠。

莱戈拉斯早晨醒来,发现埃尔隆德的小木屋空着吓了一大跳,一转身才在对面瑟兰迪尔的小窝里找到抱着睡作一团的两只圆滚滚。

瑟兰迪尔感觉到莱戈拉斯靠近后很快醒了过来,高兴地顺着小爬梯爬下来,完全忘记了昨天信誓旦旦要冷战的话,抱着莱戈拉斯伸进笼子里的食指不撒手,蹭着自己的小脑袋。一旁的埃尔隆德被吵醒了,也跟着凑过来。

“你究竟是怎么把门打开的,太神奇了。”莱戈拉斯摸了摸埃尔隆德的头。

埃尔隆德回应着舔了舔他的指尖。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依旧喜欢无时无刻不粘在一起。它们每天一起送莱戈拉斯出门,一起吃饭,一起懒洋洋趴着晒太阳……

瑟兰迪尔终于蹲在了自己一直觊觎的小秋千上,看埃尔隆德在大滚轮里跑圈圈。

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好啦,瑟兰迪尔想。

一旁的埃尔隆德跑累了,爬下来也趴在瑟兰迪尔旁边。

瑟兰迪尔闻了闻他,问:“埃隆,你成年快半年了吧”

“嗯…”

“我也是呢,你成年后…有见过其他仓鼠吗?”

“为什么要见?”

“诶,你不知道吗?”

“什么?”

说到这,瑟兰迪尔有些害羞,把脸扭到一边去,小声的说:“就是…成年了不是要和仓鼠妹妹那什么的么?”

“你是这样想的吗?”

瑟兰迪尔被它问得脸红极了,说:“不都是这样的么,我的爸爸妈妈,你的爸爸妈妈,都是这样的啊!”

埃尔隆德看着它,忍了许久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爬到二楼的木屋里去了。

瑟兰迪尔等了半天不见埃尔隆德说话,转头才发现埃尔隆德一声不响地走了。

“埃隆,你怎么了?”

问了几次埃尔隆德都没有回答他,瑟兰迪尔只好也爬上去,伸头看它。

埃尔隆德见它进来,把头埋得更深了。

“你生气了么?”瑟兰迪尔弄不明白,明明刚才都好好的。

但埃尔隆德还是不理它。

这下子,瑟兰迪尔也有些生气了,闷闷不乐地回到了一楼的秋千上,怎么想也想不通自己怎么惹它生气了。

我说什么了?成年?难道是交配?提到交配也不会生气啊。

莱戈拉斯晚上回家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平时好的不得了的两只今天居然没有在一起。

难道是打架了?就说不应该听他的放一起养啊。

莱戈拉斯急忙跑去打电话,之后便不顾瑟兰迪尔的各种反抗,把它抱回了自己的笼子里。

瑟兰迪尔向埃尔隆德的方向呼喊求救,但埃尔隆德就是不理它。

 

再一次,瑟兰迪尔在小阁楼里纠结极了。

莱戈拉斯也着急疯了,两天来两只仓鼠都无精打采的,连喜欢的瓜子和奶酪也不吃了。他摸摸瑟兰迪尔的头,打算明天带它们去看医生。

深夜里,瑟兰迪尔终于憋不住了,在莱戈拉斯睡着后,冲对面笼子里的埃尔隆德大喊:“埃尔隆德大笨蛋,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它本以为埃尔隆德不会有反应,没想到对方伸了个头出来。

瑟兰迪尔吓了一大跳,缩回了屋子里。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我才没必要怕它呢,又爬出来,对埃尔隆德大声叫了句“坏蛋!”

埃尔隆德看着对方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叹了口气,小声说:“你再喊,莱戈拉斯就要被吵醒了。”

“那也是因为你!”

“嗯,怪我。”

“你不生气了?”

埃尔隆德看着它的蓝眼睛,无奈说:“不生了。”

“那你究竟为什么不理我?”瑟兰迪尔放下心来了,但又实在是好奇,还有点委屈的问它:

埃尔隆德没回答它,只是问:“瑟兰你以后想和别的仓鼠生小仓鼠么?”

“我不知道…”瑟兰迪尔实在不明白它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如果没有呢?我是说生小仓鼠”

“没有就没有喽”瑟兰迪尔一点也不在乎这个。

“那如果我和其他仓鼠妹妹生孩子,你愿意么?”埃尔隆德又问了。

瑟兰迪尔想不通埃尔隆德生孩子为什么问它愿不愿意,但一想如果以后埃尔隆德和其他母仓鼠在一起了不再陪着它,也不再把喜欢的食物留给它而是给别人,立刻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它隐隐地想,它是不愿意的。

瑟兰迪尔不知道怎么回答它,只能摇头。

埃尔隆德像是终于满意了,总算放松了下来。

它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冷战了两天,又莫名其妙的和好了。

隔天起床的莱戈拉斯一头雾水地看着又睡到一起去了的两只仓鼠,更加不解了。

而正得意于瑟兰迪尔为了它放弃了生孩子的埃尔隆德,忘记了他还隐瞒着瑟兰迪尔的一件大事。

 

 

两周后的一个星期六,莱戈拉斯神神秘秘地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企图给埃尔隆德一个惊喜。

埃尔隆德表示只有惊没有喜,而一旁瑟兰迪尔直接遭受了一次惊吓。

那个有一头卷卷的黑发、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直接把还在状况外埋头啃瓜子的瑟兰迪尔从笼子里抱了出来,并回头看向莱戈拉斯问:“这个就是瑟兰迪尔?它真是我见过的最胖乎乎的一只金狐了.”

“…….”

又惊又怒的瑟兰迪尔在他食指上狠狠咬了一口作为报复。

 

“……”一旁急于解救瑟兰迪尔的埃尔隆德。

“……”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莱戈拉斯。

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很快把瑟兰迪尔放了回去。

瑟兰迪尔一回到笼子里,立刻缩到埃尔隆德身后,警惕地盯着他小声问埃尔隆德:“那个人谁啊?吓死我了。”

“……”

“埃尔隆德?”

“瑟兰,我说了你别生气。”

“什么?”

“那个人叫阿拉贡,是我的...主人。”

“……”

 

 

这次轮到瑟兰迪尔爬上小阁楼,而且无论埃尔隆德怎么说都不要理它。

“瑟兰对不起,我忘记跟你说了。”

“哼!”

“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你以为我会信你么,当初白白让我伤心了那么久。瑟兰迪尔在心里嘀咕

见瑟兰迪尔一直生气不理它,埃尔隆德没办法,只好在趴在一边,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瑟兰迪尔。

“……”

瑟兰迪尔被它的眼神击中,转过身它又跟过来。没办法,只好问:“你为什么会被莱戈拉斯带来我家?”

得到回应的埃尔隆德立刻爬了起来,讨好的凑到瑟兰迪尔身边蹲下:“阿拉贡他要出差一段时间,就把我寄放在莱戈拉斯这儿。”

“所以,他是来带你走的么?”说完一股悲伤袭来,压得瑟兰迪尔几乎喘不过气。

埃尔隆德从没见过瑟兰迪尔如此伤心的表情,有些心疼又有些欣喜。一直以来让它担心不已的问题好像有了它想要的答案。

“我想应该不会的。”

“为什么?”瑟兰迪尔意外极了。

“据我所知,莱戈拉斯和阿拉贡好像打算不久后住在一起呢,把我送来一方面也是想看我们能不能和平相处。”

“他们为什么要住在一起?”

“莱戈拉斯和阿拉贡,他们是恋人呀。”埃尔隆德一脸得意。

“咦!!!”瑟兰迪尔愣了半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埃尔隆德你瞒着我这么大的事别想我再理你了!!!”

……

 

之后。

就像埃尔隆德说的,果然没过多久,阿拉贡和莱戈拉斯就甜甜蜜蜜得搬到了一个距离市中心不太远、环境更加优美的新家里,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也随着他们一起,并且,它们有了一幢更加漂亮的装着滑梯和跷跷板的三层大别墅。起初,莱戈拉斯对于让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住在一起还有些犹豫,他还记得上次两只仓鼠闹矛盾争吵过。阿拉贡却不在意,他一脸神秘的对莱戈拉斯说,也许别人家的仓鼠会打架,咱们家的这两只,一定打不起来!

END

 

番外:

埃尔隆德比瑟兰迪尔要早出生五天,它们这一胎生的特别少,只有它和弟弟两只,不像隔壁的金狐,足足生了八只,宠物店里的饲养员就干脆把它们俩和小金狐们一起放进了一个保温箱里照顾。

平日里,埃尔隆德经常在一边默默观察这些金狐,尤其是其中个头最大,背上金色的毛毛最宽最亮的那只,它最喜欢那只小金狐每次打架赢了后那得意的小样子。

它和那只金狐很快成为了好朋友,比起其他爱热闹经常凑成一群的小仓鼠,它们更喜欢躲到一边去,两只鼠彼此舔一舔蹭一蹭的。

埃尔隆德喜欢和瑟兰迪尔呆在一起,于是在懂事后,每当有顾客来,他总是把自己藏的远远的,还带着瑟兰迪尔一起。

但瑟兰迪尔并不懂,也不愿意。

不久后,有人一眼看中了瑟兰迪尔,并把它带走了。

那时的埃尔隆德还不知道什么是伤心,只是觉得少了瑟兰迪尔后,每一天都特别的孤独,特别的难过。

它放弃了再躲藏下去。

很快的,它也被带走了,对方是一个有些不修边幅,但笑容亲切温柔的人。

它的主人常常跟它说一些它听得懂或听不懂的话,有时是一些工作中发生的事,有时是他的心情、想法。埃尔隆德想他之所以买了自己回来也是因为孤独吧。

最近,埃尔隆德在阿拉贡的絮絮叨叨里越来越频繁的听到一个名字“莱戈拉斯”,让他充满甜蜜地念着的,阿拉贡的恋人。

埃尔隆德很快就见到了莱戈拉斯,对方是一个笑容清澈的、着漂亮的蓝眼睛——就像瑟兰迪尔那样的蓝眼睛——的青年。它越来越觉得莱戈拉斯眼熟,绞尽脑汁了一晚上终于想起来,他就是带走了瑟兰迪尔的那个人。

埃尔隆德像被巨大的惊喜砸中了一般,它想,或许自己有天还能够再见到瑟兰迪尔也说不定。

但随之,它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担心自己记错了人,又或者莱戈拉斯没打算养瑟兰迪尔而是送给了别人。

在纠结中埃尔隆德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瑟兰迪尔,不只是小时候的喜欢,而是更加多的,更加深的……

终于,莱戈拉斯再一次来到了他们家。通过他与阿拉贡的交谈,埃尔隆德听懂了自己将要寄养在莱戈拉斯家两周或者更久。

紧接着,它从莱戈拉斯口中听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那个名字——“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发现埃尔隆德最近很不正常。

它常常莫名其妙的焦躁不安,经常在笼子里走来走去转圈圈。

有时候抱着自己好端端的,但一下子又跑开了,甚至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问它怎么了,却怎么都不肯说。

一来二去,脾气本就不好的瑟兰迪尔被惹毛了。

埃尔隆德知道自己的反常是因为发情期来了,毕竟不是第一次。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有瑟兰迪尔在旁边,反应就更加的大。无奈的是瑟兰迪尔始终不开窍,而且就算埃尔隆德再烦躁,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苦恼中的埃尔隆德终于在一次撞见阿拉贡与莱戈拉斯做的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后茅塞顿开。

于是又一个深夜里,熟睡中的瑟兰迪尔被埃尔隆德扑倒了。


评论(19)
热度(82)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