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

【ET】王夫(二)

AU

春天小王子成长记···大概

预警:ooc

      这是关于维多利亚女王的脑洞

      雷···

 

 

欧罗费尔亲王的独子——瑟兰迪尔殿下回国的消息很快在国内传开了。民众欣喜于王位终于后继有人的同时也在暗自祈祷,希望这个在埃雷波长大的新王储将来会是个贤良的好国王。

此时,一个恶毒的流言也在坊间流传——这位瑟兰迪尔殿下回国的目的并不单纯。他是女巫的的儿子并继承了她那邪恶的血脉,他不是来继承这个国家的而是要毁灭它。

 

平民的担忧贵族们并不在意,他们此时更为关心的是这位继承人的婚事。

十八岁的瑟兰迪尔还没有定下正式的婚约者,如何向他举荐一位条件合适且有利于自身利益的结婚对象,是如今各位贵族们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并且从安纳塔公爵那得来的消息也十分令他们担心。

传闻说瑟兰迪尔殿下已经有了意中人,是埃雷波的王子,国王索尔的孙子——索林。他是国王唯一的孙子,毫无疑问会是将来埃雷波的王。更为重要的是,林地王国与埃雷波之间关系不睦由来已久,甚至在索尔在位期间更为严重。

无论如何,贵族们都不会允许瑟兰迪尔与索林结合,即使不能让自己家族的人成为王后,也绝不能让他迎娶一个外国王子。

各个领地的贵族们难得团结一致,向国王表示他们的担忧。

 

国王接见了他们,并欣然向他们保证这样的事一定不会发生。

这不光是他自己不喜埃雷波,他考虑的更为深远——与埃雷波联姻并不能为瑟兰迪尔保住他的王位,还可能是个拖累。

林地王国与埃雷波在近十年间一直摩擦不断,双方在领地与资源间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并一度爆发了几场小规模的战争,导致了两国人民间互相敌视的情绪愈演愈烈,并一度中断了双方的贸易往来。

如果这个时候瑟兰迪尔与索林结婚,会使本就在埃雷波长大的瑟兰迪尔,又多了一个让人指责的理由:一个在埃雷波生活多年又娶了一个埃雷波的王储做王后的国王,他怎么能够保证将来不会偏心埃雷波呢。

如今,恰巧有一个人能够解决人们对瑟兰迪尔出身的不满。

那就是埃尔隆德。他是多瑞亚斯王朝的后裔,有着高贵的出身,纯正的血统。

他的封地占了整个林地的十分之一,是所有贵族中最为富有的人。并且他有一只骁勇善战的军队,能够为没有母族支持的瑟兰迪尔解决其他对王位有觊觎之心的人。

更为重要的是埃尔隆德多年来一直投身慈善,亲民的形象在民间有着良好的口碑。同时他又有着丰富的阅历与渊博的学识,能够帮助尚且年幼的瑟兰迪尔更好的统治这个国家。

在如今的立宪制度下,国王无法为瑟兰迪尔培养更多的势力,他能做的,就是尽力地撮合瑟兰迪尔与埃尔隆德。并争取在他去世之前,尽可能多的为瑟兰迪尔扫清障碍。

比如一直对王权虎视眈眈的安纳塔公爵,还有瑟兰迪尔的老师萨鲁曼。

萨鲁曼十分反对国王要将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凑成对的决定,原因也很简单。

在瑟兰迪尔的父亲刚去世,其他贵族还持观望态度的时候,萨鲁曼已经发现了瑟兰迪尔将来的价值,并将他牢牢控制在掌心。

作为瑟兰迪尔的老师,他与瑟兰迪尔有着共同的利益,是没有后台支持的瑟兰迪尔唯一的依靠。只要他还是瑟兰迪尔能够稳坐王位唯一的助力,只要瑟兰迪尔一直依附于他,在将来他就能通过控制瑟兰迪尔成为这个国家真正的掌权者。

而他最忌惮的,就是有一天瑟兰迪尔会通过与一个实力强劲的人联姻来摆脱他的控制。为此他不断地提醒瑟兰迪尔要找一个身份不高的贵族作为他将来的伴侣,这样他的王权才不会受到外戚的控制。甚至他不反对瑟兰迪尔选择索林,一但他们结婚,瑟兰迪尔总有一天需要离开林地,随着索林去埃雷波,那时他将会需要身边的人暂时代替他统治他的国家。

他的这些想法瑟兰迪尔一清二楚。他憎恨萨鲁曼对他的控制和利用,同时他也知道,对于自己的婚姻,他没有决定权,他只能依靠萨鲁曼的势力为他赢得一些喘息的时间以摆脱与一个他不喜欢的人结婚的命运。

发展到如今,这早已不是一场简单的婚姻,更是一场各方势力的博弈。

 

作为最近频繁被提及的另一个主人公埃尔隆德,他此时正在侍卫的带领下去往王宫花园的路上。

埃尔隆德与国王陛下是出了名的忘年交,昨天埃尔隆德收到国王的传召,说是宫中的蔷薇开了,请他过来一同观赏。

盛开的白蔷薇装饰下的花园,是整个王宫一年四季中最迷人的时候。这时,国王常会邀请国内有名的画家们来王宫的花园内欣赏作画。

为了不辜负这美丽的景色。此时有一位不怎么熟练的画家也在花园里忙碌着。

瑟兰迪尔正努力地在他面前的画布上涂抹,企图把白蔷薇最艳丽动人的时刻永久保留下来。

但显然对于作画他并不怎么得心应手,甚至在最开始就将颜料调的过湿,导致此时他正手忙脚乱地想阻止画布上不断流淌下来的水渍。

真是太丢脸了,他正在心里暗想,身后却意料之外的传来一声嗤笑。

谁这么大胆!瑟兰迪尔羞愤极了,为了防止出丑他特意屏退了所有随从,连加里安都不准跟着,不曾想还是让人看见了。

埃尔隆德远远就望见花园中有人正在作画,等到走近了才发现是个金发少年,他身前的画布被涂抹的面目全非,埃尔隆德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显然他的唐突惹恼了眼前的少年,原本白暂光泽的脸颊顿时变得通红,并迅速曼延到耳朵尖;清澈的眼眸中仿佛盛满了碧波荡漾的湖水,此刻因为慌张而睁的更大了。

本还有些歉意的埃尔隆德瞧着对方的样子心中立刻生起了逗弄的心思。

“啊,抱歉。我只是想如果您画天空的话或许换个颜色会好些。”埃尔隆德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为诚恳。

“我画的是花!”瑟兰迪尔不满的回答他,在看到对方一脸“原来如此啊,你是认真的吗?”的表情下气得脸更红了。

从对方低调但难掩繁琐精致的服饰和胸前佩戴的家族徽章可以看出,他的身份应该很高,明显不是宫里的人,但哪个贵族会大清早没事干跑到宫中的花园来消遣。

对方很快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您好,我叫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撇头看他,压抑不住心中的吃惊。在报上自己的名字后,虽然对方十分认真的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瑟兰迪尔可以肯定,这个家伙一定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怎么会有如此恶趣味的人,王后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说他是受人爱戴的学识渊博的智者,完全看不出来啊!

叔父,你让我娶他是认真的么!

看着瑟兰迪尔努力维持着自己冷漠高傲的表情,埃尔隆德在心里笑开了花,他算明白国王今天特意找他来的用意了。

这位传说中的瑟兰迪尔殿下比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等到画布都被撤下,他们已经在花园中坐下好一会儿了,瑟兰迪尔还在对刚刚被埃尔隆德嘲笑的事耿耿于怀。

他端着茶杯,用余光偷偷瞄正在认真饮茶的埃尔隆德,确实是个称得上十分英俊,文雅有礼的人,但内心······叔父一定是被他的外表骗了。

瑟兰迪尔将茶杯放下,抬头看他:

“我一直都想亲自问您,对于叔父想让我们结婚的想法,您是怎么看的。”

“老实说暂时还没有什么想法。”埃尔隆德低头喝了口茶。

“所以对于随便和一个你不认识、不了解的人结婚是无所谓的是吗,这可真让我意外。”

“并不是”埃尔隆德抬起头,严肃而认真的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如果我不在乎,我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和你一样,我不想盲目的开始一段婚姻。”

听完他的话,瑟兰迪尔松了口气,

“以你的身份,只要你不愿意,即使是国王,也无法强迫你的吧?”

埃尔隆德点头。

“那么就请你去劝国王打消这个念头吧。”

埃尔隆德没有回答,只是问:

“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呢?”

“因为没有用,你有拒绝的权利,而我没有。可笑的是说起来,我还是这个国家未来所谓的至高无上的王,多讽刺啊。”

一时两人都沉默了。

 

午后,埃尔隆德的马车驶进自家的庄园时,他衷心的管家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

他为埃尔隆德脱下外套,一边询问:

“国王陛下的身体还好吗?”

“没有见到国王”埃尔隆德疲惫的捏了捏眉心“只见到了瑟兰迪尔殿下。”

“啊?”林迪儿吃了一惊,有些紧张的问“那位殿下···怎么样?”

林迪儿的问题让埃尔隆德想起了最后瑟兰迪尔那充满悲伤的绿眼睛。

“确实是个闻名遐迩的美人,传闻说他不好相处也没有错,在我看来···还是太年轻了。”

“那么,您是不太可能喜欢他了?”如果能够远离王宫那堆麻烦事,是再好不过的了。

“不,恰恰相反。”埃尔隆德看着从宫中带回来的那束白蔷薇,回答得无比认真。

 

 


评论(40)
热度(72)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