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

【ET】王夫(一)

AU

配对:ET ET ET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分级:PG

预警:ooc

      这是关于维多利亚女王的脑洞

      可能雷···

 

经过十多天疲乏无趣的旅程,车队们终于离开了无穷无尽的树林和偏远安静的小村庄,渐渐驶进了城市。

当士兵报告他们已经进入王城时,正靠在加里安的肩膀上昏昏欲睡的瑟兰迪尔急忙支起身子,不顾一旁侍从的阻扰,掀开了马车上的帘子好奇地向外望去。

高大壮丽的教堂,破旧狭窄的小巷都属于这个城市的一部分。街上多是行色匆匆的路人,还有在家门前玩耍的幼童,摊在墙角人事不知的酒鬼,带着宽大的帽子聚成一群闲聊的妇人们···

久违的喧嚣让瑟兰迪尔也一扫往日的消沉,精神了起来。

他好奇地打量着街边的路人,而路人们也在打量他,带着好奇与隐隐的敬畏。

此时的王城与他儿时记忆中的已经相去甚远。

身旁的加里安终于忍不住一把拉过瑟兰迪尔,同时迅速地将帘子扯下来。他侧过脸看向瑟兰迪尔,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赞同:

“您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殿下。”

“你太过于紧张了,加里安。我们一路上都很安全,而且如果他想的话,他早就用枪射中我的脑袋了。”

“殿下!”加里安狠狠瞪着瑟兰迪尔,唯恐他再说些什么。

自知失言,瑟兰迪尔却又拉不下脸道歉,转头对着马车壁上银线绣的复杂精致的花纹发呆,不再说话。

加里安也缓和了语气,“您不应该放松警惕,尤其在如此关键的时候。马上就要进入王宫了,您也该好好准备一下,才不会让人看了笑话。”

瑟兰迪尔不置可否,任由加里安为他整理衣着。

马车在王宫的花园里走了很久才到达正殿,瑟兰迪尔在加里安的扶持下跳下马车,此时殿门前已有许多人在等候。

站在正中间的是一位衣着整洁到一丝不苟的中年绅士,他向瑟兰迪尔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您一路辛苦了,我是王宫的管家,哈尔迪尔。”

瑟兰迪尔一边向他还礼一边暗自想,这是个比加里安还要严肃的人啊。

哈尔迪尔的目光掠过瑟兰迪尔望向了他的身后。

那人急忙向前跨了一步,向他点头致意,

“您好,阁下。我是瑟兰迪尔殿下的老师,我叫萨鲁曼”

哈尔迪尔向他微微点头,看着他的目光意味深长。

瑟兰迪尔站在萨鲁曼身边,努力握紧了双手才不让自己的情绪外漏出来。

加里安侧过身避开众人的目光,轻轻覆上瑟兰迪尔的右手。

在他的安抚下,瑟兰迪尔渐渐放松,随着哈尔迪尔进入正殿拜见国王与王后。

 

 

国王和王后在大厅早已等候多时,瑟兰迪尔刚走近还未来得及行礼就被国王一把抱进了怀里。情绪稳定后,国王才在众人的搀扶下拉着瑟兰迪尔坐下。

“一路上都还好么?”

“是,都很顺利”瑟兰迪尔恭敬的垂首,轻声回答他的问题。

“那就好,我信中跟你说了,最近很不太平,你要格外小心。”

“我知道,叔父。”

王后坐在国王身边,微笑着细细打量瑟兰迪尔,

“多年未见,如今已经这么大了。”

“是啊”国王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当初离开时才不到五岁呢。”

想到来时街上的景象,瑟兰迪尔也笑了,随口说:

“如今的王城,与埃雷波可真不一样。”

国王哼了一声,深深看着瑟兰迪尔碧绿色的眼眸,

“你如今已经回来了,过去在埃雷波的事就趁早忘了吧。”

闻言瑟兰迪尔脸色苍白,不知道他是不是意有所指。

“他才刚回来,舟车劳顿您就让他早些休息吧。”王后打断了国王未说完的话,笑着拉过国王的手“您也该去休息了,陛下。”

 

在侍女的带领下去早已准备好的卧房休息,瑟兰迪尔推开门,才发现房间里早有人在焦急的等待他。

萨鲁曼站在窗边,此外空无一人,连加里安都不在。

“加里安有事,先出去了。”

仿佛看出他的疑问,萨鲁曼率先回答。

又是这样的目光。瑟兰迪尔每每对上萨鲁曼的眼睛,都像是被一条吐着信子的蟒蛇盯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常常让他在梦中惊出一身冷汗。

“他们都跟你说了什么?”

瑟兰迪尔冷冷看着他,“没什么,家常而已。”

“我希望你不要骗我,你知道的,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有什么事你要第一个通知我。”

瑟兰迪尔胡乱点头,他全身都疲惫的很,只想赶快把他打发走。

“如今所有的人都盯着那个位子,和将要坐上那个位子的人,而你能信任的人只有我,瑟兰迪尔,你要明白!”

明明你才是最危险的人,瑟兰迪尔在心里腹诽。头痛欲裂的他现在只想找张床好好躺一躺,不再想这些烦心事。

见瑟兰迪尔毫无反应,萨鲁曼也只能忍下自己的脾气,不甘心的出去了。

瑟兰迪尔关掉了所有的灯,一个人躺在床上,上衣口袋里的信已被他捂的微热。

那是在他离开埃雷波时,索林亲手交给他的信。

是他在长久的不安中唯一的安慰。

 

清晨,睡梦中的瑟兰迪尔被加里安唤醒。王后召见他,哈尔迪尔已经在门口等了。

王后正在花园中喝茶,胸前抱着个大盒子。

“你今天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呢”,王后向他眨眨眼“我有个好东西要送给你”。

她将盒子递给瑟兰迪尔,里面是一幅画。

“我想你应该认识”王后指尖抚过画框,眼中满是怀念。

他当然认识。画中是他自己,还有他的父母。

当时的瑟兰迪尔只有四岁,抱着他最爱的大角鹿玩偶安静的坐着,并努力睁大眼睛抵抗不断袭来的困意,因为父亲告诉他他们正在完成一件意义重大的事,瑟兰要乖乖的不能动。

左侧站着的正是他的父亲欧罗费尔,那时的他还很年轻,高大俊朗,长长的银发整齐的披在肩后,脸上是瑟兰迪尔许久都未曾见过了的幸福与满足。

他的右手搭在身旁抱着瑟兰迪尔的女人肩上,那是瑟兰迪尔的母亲。

瑟兰迪尔对母亲的印象很少,记忆中她很爱笑,永远都是一副温婉恬静的样子,和画中一样。即使面对外界对她的责难与诽谤,即使被病痛折磨的卧床不起,她始终都是那样,从未怨恨过,也从未抱怨过。

母亲的去世对欧罗费尔的打击非常大,他带着五岁的瑟兰迪尔和满腔的悲愤离开了自己的国家辗转来到埃雷波,在没有流言与是非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直到两年前,魔多军队南下入侵了林地王国。

远在埃雷波的欧罗费尔在收到他的哥哥——林地国王的信后,义无反顾的回国加入了战争。

走前,欧罗费尔嘱咐担忧他安危的瑟兰迪尔乖乖待在埃雷波,等他回来。

但他再也没有回来。

战争持续了近一年,死伤数万人。最后虽然胜利了,代价却十分惨痛。

国王失去了他唯一的弟弟和唯一的儿子。

瑟兰迪尔失去了他的父亲,从此成为了孤儿。

 

 

在亲人逝去的打击下,国王的身体便一直不好,而此时作为王室中仅存的唯一的直系继承人——瑟兰迪尔,也被紧急召回国。

瑟兰迪尔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国家的王,甚至他从未想过要回到自己的国家。他始终对这个害死自己母亲的国家心存芥蒂并十分的排斥它。

但在王室多次的催促下,他不得不回去,离开埃雷波,还有他的恋人。

在成为王储的那一天,很多事情就变了。

他的老师萨鲁曼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还有那个躲在暗处恨了他多年,一直以来都在想方设法除掉自己的人。

他看着画上年轻的父亲,想着如果父亲在,他会怎么做······

似是见他脸色不好,王后拉起瑟兰迪尔,打算带他去湖边散步。

“其实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事要问你。”王后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一直沉默的侄子。

“是关于你的婚事。”

瑟兰迪尔闻言,全身都僵直了,抬头不解的看着她。

王后以为他是害羞,笑着说:“我与你叔父讨论了很久才决定的,他各方面都很适合你。”

瑟兰迪尔大脑一片空白,话在嘴边想说又说不出口,而王后还在侃侃而谈。

 

——他是瑞文戴尔的领主。

——是整个王国中血统最高贵也最学识渊博的智者。

——埃尔隆德公爵大人。


评论(23)
热度(59)

© Shuzico | Powered by LOFTER